标签: 暑假北京游小学生作文

学生暑假末热衷游北京

本报青岛8月25日讯 奥运会刚结束,许多市民对奥运的热情未减。到奥运城市去看看,成了市民出游的必选路线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尽管奥运场馆还未开放,许多学生纷纷选择在开学前去北京感受奥运氛围。

“我们要去看鸟巢和水立方啦!”青岛大学商学院的小郭同学激动地说。25日,记者在青岛火车站售票处见到了前来购票的小郭。小郭表示,看到中国成功举办奥运会非常自豪,趁着暑假还没结束,和宿舍的其他四个人一起去北京,感受一下奥运的氛围。虽然现在奥运场馆还未开放,但是在周边看看就已经很知足了。同样,前来购票的张女士也表示想趁暑假末带孩子去北京看鸟巢。张女士表示,选择现在出行主要是考虑到时间充裕,出行的人不多,关键是孩子的奥运热情还没减弱。孩子整个暑假都窝在家里看奥运比赛,去北京旅游让他开阔视野长长见识。岛城的准大学生小佟表示,他考取的天津大学是9月3日报到,他准备提前去天津,然后趁着还没报到前去北京游玩一番。

记者从青岛的各个旅行社了解到,不少旅行社在奥运会结束前就已经着手筹划“后奥运游”路线。华青旅行社的徐经理表示,北京、青岛一直是很受欢迎的旅游城市。“后奥运游”主要是从常规路线上增加参观奥运场馆的景点。由于残奥会还要使用部分奥运场馆,目前只能外观鸟巢及水立方,所以现在的奥运城市报团游并不火爆。到九月末奥运场馆对公众开放,届时将迎来出游高峰。

专家热议北京高考作文 二选一尊重学生个性差异

在文字的背后叫出“人”来、让学生在阅读中展开“灵魂”的写作历年高考作文都是社会各界议论的焦点话题,今年的北京高考语文卷作文,让很多一线的教师、专家眼前一亮。北京教科院基教研中心教研员连中国表示,今年的高考语文卷,对教与学有极大的导向性作用,希望通过命题努力推动当前语文教学中优秀传统文化内容彰显不足、经典文学作品阅读量不够、作文教学程式化等深层次问题的解决。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语文教研组长王艳表示,从语文作文命题思想导向看,“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”,意在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英雄观,从而增强民族自信心、自豪感。“深入灵魂的热爱”则体现出培养健康爱好与生活情趣的审美导向。两道题都体现了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追求。

语文“大写作”二选一,是今年北京语文高考卷的一大变化,北青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,很多一线教师对命题提供充分选择表示肯定。北京教科院基教研中心教研员连中国表示表示,命题充分的选择,尊重了学生的个性差异与表达愿望。英雄,有必要的提示也有自主的选择,有坚硬的矗立也有温暖的人性;状物,有阅读的引导也有自我的开创,特别是强调了“这样的爱为什么能深入灵魂”,归因探究,为文题的深化做出了重要的引导。

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语文教研组长王艳表示,2015年北京高考作文设置两道考题,实现了之前北京市提出的语文学科教学改进的21条意见中提倡的“可选择性”,这与全国其他省市作文命题比是一大突破。第一题规定写记叙文,第二题则不限文体,将以前的“除诗歌外”一并去掉,两道题合在一起实现了文体的全开放,这看出北京市命题在尊重并鼓励学生写作个性上所做的努力。

“屈原、司马迁、苏武、苏轼、辛弃疾、谭嗣同、龚自珍、蔡元培、梁启超、朱自清、闻一多如果平时的阅读教学活了,选择作文第一题,我与民族英雄的一天也就不难了。”连中国表示,阅读,就是成长。学生先开始读到的是文字,读着读着,文字便退后了,“人”便出现了。不能将“人”从文字里“叫”出来的教学,教学最重要的意义便没有发挥出来。

在王艳老师看来,从考查意图和效果来看,作文第一个题不只是考想象力,更有对英雄的认识的思维能力的考查。郁达夫在纪念鲁迅时曾说: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,一个有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。这道题寄予着命题人对新一代青年的希望:继往开来,奋发以成。选择写什么本身体现出学生的阅读积淀,更见出认识水平思维能力的高下与深浅。但选材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能写出英雄的特质,让英雄的形象立得住,使其能够成立,也就是能自圆其说,这才是写作的真本事。

一位在一线教学二十余年的老师在拿到北京卷后说,最令他振奋的是这样的一句话:“在你的生活中,哪一种物使你产生了深入灵魂的热爱,这样的爱为什么能深入灵魂?”

连中国老师说,“灵魂”,这是高考作文命题长期缺席的一个词。“写作,自然应该为孩子们今后的工作之便准备条件;但写作,更应该为孩子们精神成长与灵魂构建创造条件,我们有关人灵魂的教育做得还很不够。”

他学画才一年多,为了画好金鱼,每个星期天都到玉泉来,一看就是一整天,常常忘了吃饭,忘了回家。

这位老师说,这个“心里”不就是灵魂里吗?其实,灵魂,在小学四年级里便应该懂一些了。

王艳老师表示,其实“深入灵魂的热爱”一题体现了对教学全面育人、重视素养提升方面的引导。热爱是发自内心的情感,此题意在引导学生观察生活感受生活,从大自然一草一木、从生活的普通物件中体验快乐与愉悦。文/本报记者 安苏